#pico带老爸看世界#,其实,是老爸带我看了这世界……

昨天之前,我已经三年没走出我的房间了。

我把自己关起来,关在一个狭窄的屋子里,不敢出去,不想见人,每天大多时间,都躺在床上,要么睡觉,要么等着睡觉。

我觉得我是个倒霉的人,是个被老天抛弃的人。

三年前,我把我的全部积蓄,加上我爸这么多年攒下的养老钱,又跟银行贷了款,凑了一百几十万,投资开了一家饭店。

钱花光了,一切准备就绪了,我仿佛已经看到美好的未来触手可及了,疫情来了。

封城、隔离、整个世界按下暂停键。

一天,三天,五天,三个月,半年……

我彻底崩溃了,我眼看着我的一百几十万投资,正在一分一分的消失。银行的利息,正在一分分的增加。

就这样,我陪了,十几年的打拼,十几年的努力,积攒下来的一切,一下子都没了。

我花了十几年从农村闯进城市,一下子被打回原形,还背了一身的贷款。

“我早就说他不行,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还敢做那么大的买卖……这下好了吧……”

“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老魏家祖祖辈辈都是种地的命,还想发财?做梦吧!”

“这小子,就是老魏上辈子的冤家,这辈子投胎来讨债的。这下好了,欠银行几十万,把他爹那把老骨头砸了,也还不起……”

人们对我们家议论纷纷,之前那些年,他们每次见到我爸,都会满脸堆笑的夸赞他养了个有本事的儿子。

可如今,他们的脸竟然变得如此之快。

银行在第一时间,扣掉了我爸的“土地直补款”和我爸每个月才两百元不到的“老年人补贴”。

我的几个姑姑来我家要钱,他们仿佛忘了,当初我要开酒店的时候,他们是主动送钱来的,我知道他们冲的是我答应他们的高额的利息。

刚入秋的时候,邻村的我爸的一个曾经的朋友,便开着收割机,来收割我家的那几亩地来抵债。

于是我们家,仿佛一下子被整个世界抛弃。

我爸是个好面子人,可如今我却眼睁睁的看着他,满脸堆笑的给人赔不是。

看着人家拉走了一年的收成,他还要对人点头哈腰。

我觉得我是个失败者,是我造成了这一切,我爸六十多岁,本该颐养天年,可却被我牵连成这样。

我想不出改变这一切的办法,我一下子成了全村同龄人最典型的反面教材。

我没脸见人了,我就这样,把自己关进屋子,谁也不见。

其实在我的记忆中,我爸是个严厉的人,尤其对我。

小时候,我每次犯下错误,我爸都会很严肃的批评我。

可这次,他没有。

他每天要面对那些不厌其烦的债主,还要面带微笑着给我做一日三餐。

一开始的时候,他还劝慰我,说失败了不要紧,钱是王八蛋,陪了就再赚,你还年轻,你还有的是机会。谁的生活都不是一帆风顺的。

后来,他注意到了的我厌烦,便不再说了。或许他明白,他的每一句劝慰,实际上,都是在再一次揭开我的伤痕。

他仍旧每天把三餐送到我的屋子里,嘱咐我多吃,却很少再说什么。

有时候忍不住,他会说,孩子,啥也没有身体重要。你得吃饭,不然身体跨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什么都没有身体重要。

 

……

 

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,我每天都生活在烦躁之中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甚至会因为一点点的噪音发脾气。

我叮叮咣咣的摔烂了屋子里一切能摔的东西。

后来,我甚至惧怕阳光,我一天到晚把窗帘拉的死死的,把屋子里搞的阴沉灰暗。

一晃两年,毫无规律的作息,整日不见阳光,整个人一阵沉浸在压抑中,让我的身体,出现了明显的变化。

我开始四肢无力,我的心肺功能明显的减弱。

我开始明显的发胖,皮肤反反复复的出现一些奇痒无比的红点,治愈又好,好了再犯。

我爸找来医生,我却不让他们进门。

医生经验丰富,听了我爸的描述,说必须要让我走出屋子里,晒晒太阳,呼吸新鲜空气。否则这样下去,身体会越来越弱。

我爸着急了,尝试着隔着屋门劝我。

我不肯听他的,冲他大喊大叫,我甚至冲他说了脏话。

“滚!你走开,别管我,让我死了算了……”

我爸沉默了,良久,他才说:

“孩子,你要是死了,爸可怎么办呢……咱俩,都好好的。”

 

……

 

我心里难过,我当然知道我这三十年的人生里,他对我照顾是无微不至的 。他对我的爱从来没有任何的折扣。

我当然知道,他劝我,是为我好。是在担心我。

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他大喊大叫,我不知道我这句“滚”字,是怎么喊出口的。

后来的好几天,我爸没再劝过我。

每天还是给我送来一日三餐,便默默离开。

大概七八天之后的一个傍晚,我刚从没黑没白毫无规律的昏睡中醒来,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我爸的笑声。

那声音很大,听上去多少有些夸张。

“哎,这也太真实了,你看,这好像伸手就能摸到。”

“三叔,这个方块你要横着切,不对不对,这个是竖着切的,哎呀,你这不对……”

我听得出来,另外一个,是邻居家的小伟。

“哎呀,三叔,你……这游戏是年轻人玩的,您年纪大了,反应不过来了。”

“嘿嘿,年纪大了怎么样,只要人心里年轻,心里有念想,就没啥干不成的。你看着,看三叔给你打通关……”

我的心里一震,我明白了,他这是故意在说给我听。

我悄悄的把窗帘打开一个缝隙,看到我爸带着一个白色的头盔一样的东西,手里攥着两个手柄,站在院子里滑稽的挥舞。

小伟一脸不耐烦的站在一边,抱着双臂看着他。旁边的凳子上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,屏幕上的画面眼花缭乱。

“三叔,你看,就说了你不行,这玩意不适合年纪大的人。”

我爸满头大汉,摘下那白色的东西,递还给小伟,说:

“哎,看来我是真不行,不过没事,我有儿子,我家德宝肯定行。”

小伟扭头朝着我屋子的方向看了看,我赶紧放下窗帘,躲在墙垛后面。

“三叔,宝哥他……都两年多没……”

“嘿嘿,我家小宝啊,就是累了,你想想,他自己一个人,在城里打拼这么多年,做那么大的生意,不易啊。他就是想休息两年,等休息好了,还是要去做大事的。我跟你说啊,我家小宝一出生,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,我早就看出来,他是个做英雄的料。嘿嘿……”

我躲在屋子里,我爸的一字一句,都好似刀子,一下下的戳进我的心里。

两年半,三十个月,我就这么躲在屋子里,我以为能逃避掉我的一切债务,一切无能和懦弱。

可这三十个月,一直是我爸站在我前面,替我抵挡着一切。

即便如此,在他的心里,我仍旧是他的骄傲,是他的英雄。

我哭了,三年来我第一次流泪。

当年是去一切的时候我没流泪,债主搬走我家的一切的时候,我没流泪,可现在,我流泪了。

我钻进被子里,使劲的哭,不敢出声,我怕我爸听见。

 

……

 

四天后,我爸送饭的时候,变魔术样拿出一样拿出一个纸箱,小心翼翼的打开,里面,是那天他戴的头盔。

我知道,这是VR眼镜,当年我从网上见过,但那时候一心做生意,没关注过。

“小子,这里边有个游戏,叫什么什么节奏,小伟跟我打赌,说我玩不过关,你来,你年轻,你灵巧,你帮我过关,我回头跟小伟说就是我自己玩的,嘿嘿。”

我爸小心翼翼,故作神秘,他笑着,我却分明看到他满脸的褶皱里,是期许,是无奈,是小心翼翼。

我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VR眼镜。冲他点点头,拿了起来,戴在眼睛上。

我看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……

“对,你点那个什么,你等等。”

我听到稀里哗啦的翻本子的声音,我知道,那是我爸随身的本子,这些年,他一直用这本子,认真的记下还给每一个债主的每一笔债。

“对,你点那个自定义……对,那个孤勇者……点开始,然后,你看到你俩拳头变样没?对,打,打那些方块……”

我知道,他一定是担心自己忘了,便事先去找了小伟,把进入这游戏的每一个步骤,都小心翼翼的记在了他的本子上。

音乐响起……

“都是勇敢的,你额头的伤口你的不同你犯的错。
都不必隐藏,你破旧的玩偶,你的面具,你的自我。
他们说要带着光驯服每一头怪兽,他们说要缝好你的伤没有人爱小丑,为何孤独不可光荣,人只有不完美值得歌颂,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……”

我哭了,严格的说,我不确定是眼泪还是汗水。

歌声在我耳边响着,歌词一字一句的刺痛我的心。

我用力的挥手,砸碎眼前的方块。一下下,仿佛那是我的一片片的懦弱。

五分钟,我大汗淋漓,摘下眼镜。我看到我爸泪流满面。

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流泪。

我站起身,说,爸,屋子里太闷了,咱们外面凉快凉快去。

“啊?好!好!”

我爸愣了一下,很快缓过神,他那浑浊的眼里,闪出了光芒。

我们来到院子里,初夏的风吹在我的脸上,我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凉爽。

东家的邻居,是个退休的老教师。

几十个孩子,捧着一束花,站成整齐的一排,给他敬礼。

“黄老师,父亲节快乐……”

父亲节?这才想起,过两天就是父亲节。

我扭头看了看我爸,我爸也在看我,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也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们都笑了。

 

 

原文链接:【VR下载站】https://www.vr-down.com/blog/399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分享海报

评论0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